6场半全场tuijian

魯先平:14年的執著只為中國原創新藥“春暖花開”

發布時間:2015-05-23 15:31:00 68

來源:新華網

這是一種篳路藍縷的開拓,14年的奮斗只為研發原創新藥;這是一種苦心孤詣的探索,所有努力只為喚得春回大地歸,推動中國原創藥產業的發展;這是一種質樸深沉的感情,百折不撓只為回報生他養他的一方土地。

他是魯先平,深圳微芯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總裁,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的外表下,是一顆滾燙的心,執著于斯,雖九死而未悔。

中國抗癌原創新藥“百死一生”成功“破冰”

2015年1月,微芯生物在深圳召開新聞發布會,對外宣布: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原創抗癌新藥西達本胺獲準全球上市。這意味著中國有了自己原創的抗癌新藥,中國藥物研發已從仿制、高仿,逐步走入與發達國家同水平甚至超前的獨立創新階段。

這一消息猶如一顆引爆抗癌藥物市場的重磅炸彈,引發廣泛關注。世界上生物制藥領域有許多頂尖科學家,但一輩子能研制出一種原創藥的鳳毛麟角。魯先平是誰?

魯先平是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分子生物學與腫瘤生物學博士,美國加州大學藥理系博士后。2001年,懷著回報祖國的想法,他和另外5位海歸創立了微芯生物,從事原創新藥的研發。

“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要改變中國原創藥產業的現狀?!甭誠繞剿?,中國有世界最多的制藥企業,達到7000多家,制劑生產能力全球第一,原料藥生產能力全球第二,但卻鮮有企業研發生產原創藥。

在全球制藥行業,原創新藥研發是一個高投入、高風險、長周期但高回報的產業。一般來說,從上萬個化合物中可能發現一個分子結構進行新藥開發,一個新藥研發周期長達10至15年,需要超過10億美元的研發費用,從這個意義上講成功率僅為萬分之一。但是由于原創新藥受到專利?;?,一旦上市可以壟斷市場銷售,每年將為制藥公司帶來上億美元的收入。

西達本胺是魯先平帶領微芯團隊經過12年研發出來的原創新藥,主要對抗淋巴瘤,目前,對于肺癌和乳腺癌的聯合治療也已進入后期臨床試驗階段。西達本胺是全球第一個亞型選擇性的組蛋白去乙?;敢種萍?。正是因為亞型選擇性,西達本胺具有非常獨特的抗腫瘤機制,比如激活患者抗腫瘤細胞免疫功能。

目前,同類藥物全球僅3家企業生產,其中兩家在美國,每月治療費用分別為28萬元人民幣和14萬元人民幣。而相比之下,西達本胺每月費用為2萬多元人民幣。在藥物使用方式上,西達本胺也采用口服,而非國外使用的靜脈注射,更加便利。

國家新藥重大創制技術總師、中國工程院院士桑國衛評價其“填補了我國外周T細胞瘤治療藥物的空白,為我國生物醫藥產業的轉型升級起到積極的示范作用?!敝鋅圃涸菏砍驢熱銜?,西達本胺的出現,讓中國在這個領域實現與國際先進水平并跑和部分領跑?!罷庋恢址⒄鼓J醬蚱浦泄米偷睦Ь?,使得中國醫藥企業從‘仿制’到‘創制’的夢想得以實現?!?

十年磨一劍,微芯生物已經碩果累累。目前,除了治療淋巴癌的西達本胺已經生產上市,微芯生物自主研發的治療Ⅱ型糖尿病的西格列他鈉已經進入臨床三期,治療癌癥實體瘤的西奧羅尼進入臨床一期,類風濕關節炎的藥物正在研發中。微芯生物已經在腫瘤、糖尿病、免疫性疾病等領域建立多個原創新藥產品線,并申請73項化合物全球發明專利,其中45項已獲授權。

擅長“走鋼絲”的微芯團隊:科學駕馭風險

魯先平將原創新藥的研發形容為“走鋼絲”,“新疆高空王子阿迪力可以在兩座高山之間走鋼絲。這是一個超級高風險的行為,其他人一上去就會掉下來,但阿迪力懂得駕馭風險、控制風險?!彼?。

微芯生物在成立之初就建立了基于化學基因組學的集成式藥物發現及早期評價平臺。對于整個研發鏈條風險最大的環節,微芯生物通過這一核心技術去預測、評判設計的化學結構、尋找的靶點,是否具有成藥的可能,然后做出科學選擇,是繼續開發還是盡早放棄,浪費最少的錢和最少的時間。

“微芯生物是原創新藥的沖浪者,因為我們懂得全基因組表達,計算機輔助結構設計、基于信息學的數據挖掘,從而得到強有力的預測性數據。即使我們成功幾率只增加百分之五十,那也意味著我們成藥的機會就比別人多一倍,花的錢會遠遠比別人少?!甭誠繞剿?,他們“燒”的錢至今不到10億元。

即便如此,篩選發現理想的分子化合物仍然困難重重,工作量堪比大海撈針,魯先平用“天一樣大的漏斗”來比喻:2000個化學分子,針對18個靶點,就會形成36000個數據點,每個靶點做幾次重復試驗,僅僅是為了篩選出一個可靠的數據,就要進行30萬個試驗點,從一個無限大的口,通過不斷試錯、不斷收緊,從中可選出一兩個合適的化合物,很多時候一無所獲。

面對如影隨形的科研失敗風險,魯先平一如既往地樂觀淡定,“選擇了做原創藥這條路,就意味著每一天都在試錯,每一個錯都提供一個新的信息,把我們引向新的方向,沖破萬難,不斷接近漏斗的底端,體會曙光乍現那一瞬間的激動、驚喜,這正是科研的樂趣所在?!?

找到“資本接力棒”是微芯面臨的另一個挑戰。雖然成立之初,微芯生物拿到一筆6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但對于原創新藥研發需要的巨量資金而言,無疑是杯水車薪。

“新藥研發周期長、風險大,加上早期沒有漂亮的財務數據,上市遙遙無期,公司融資遇到很大困難?!甭誠繞剿?,為了給自己造血,2006年,微芯生物決定將其正在研發中的西達本胺在國外進行專利授權,幫助企業盡快獲得資金支持。

這是無奈的選擇。因為如果能在藥物研發進入臨床階段后再進行授權,談判底氣會大大增加;而授權如果進行得太早,此時藥物研發風險依然較大,授權方能夠獲得的收益自然要打折扣?!暗筆鋇氖導是榭鍪?,必須先生存下來?!甭誠繞教寡?。

隨著跨國公司認可核心技術,以及產品開發進入風險可測階段,微芯生物的投資價值逐漸得到認可,前后經歷6輪融資,政府醫藥研發專項資金也不斷“雪中送炭”,微芯生物終于“扛”了過來,預計未來5年公司銷售將達到5億元。

“魯博士”的夢想:推動中國原創新藥“春暖花開”

被問到14年來遇到的挫折和困境,魯先平只是微微一笑,“這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講清楚的?!貝匆檔募櫳?、科研的漫長,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魯先平對此早有心理準備,冷板凳坐10年,尋找資金四處碰壁,這些都不在話下。

2005年前后,5個創業伙伴中有兩位因待遇和家庭而離開微芯生物,這讓他“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壓力”,但魯先平沒有亂了陣腳。朋友李志斌回憶說,當時魯先平經常跑去酒吧里點上一支雪茄,“鬧中取靜”,思考對策,一坐就是半天。

最讓魯先平介意的是國內原創新藥的軟環境。2007年,國家藥監部門對微芯研制的糖尿病新藥提出臨床二期做動物致癌性試驗的全新要求,這意味著更大的成本投入,藥物上市要延后四五年,企業“命懸一線”。雖然,微芯生物窮盡辦法,最終按照監管部門的要求完成了試驗,但代價巨大。

“十幾年之前回國創業,中國的各個環節還沒有完全做好迎接創新藥的準備。我們最開始遭遇到的是當時醫藥政策和技術規范不成熟的制約?!甭誠繞蕉源擻兇徘蟹糝?,常常在各種醫藥行業論壇中分享經驗,呼吁建立更健全的管理體系、更完善的風險投資機制、更充分的專利?;?,如今這一狀況得到很大的改善。

在魯先平看來,中國有優秀的科學家、良好的制藥基礎,但模仿取代了創新,只能通過價格競爭謀取非常少的利潤,處于醫藥產業鏈低端,只有探索建立新藥研發生態的良性循環,才能點燃中國醫藥行業的創新熱情。

來路迢迢,不忘初心?!拔業南敕ê芷鈾?,希望用個人所學回報生我養我的故土,通過科學智慧去治病救人是我最大的成就?!甭誠繞剿?,他更愿意被稱作“魯博士”而非“魯總”,作為一個科學家,他享受科研和分享的快樂。微芯每一個研發新藥的名稱前面都以“Chi”為打頭,一語雙關,寓意China和微芯的英文名chipscreen。

“魯博士”最大的遺憾是沒有時間陪伴家人。只身在深圳創業的14年間,他只能每隔一段時間飛回美國看望妻兒,辦公室的案頭上擺滿家人的照片:婚紗照、大兒子的標準照、十幾年前與兩個兒子去滑雪的合影。魯先平說:“剛離開時,小兒子才3歲半,大兒子8歲,如今他們已經是比我還高的大小伙子了?!?